首頁 職場必修
面對內卷化,我該戰鬥,還是逃跑?
2021/8/1 作家:高浩容
662
作者/高浩容

談到內卷化,我想起成功學大師卡內基曾經寫過一個故事。一座造船廠,早班和夜班的工人都很懈怠,造船廠的效率很低。卡內基查看兩班工人後,有天在早班工人上班的時候,在地上寫了一個數字;在晚班工人上班的時候,在地上也寫了一個數字。

然後卡內基讓人傳話給早班和夜班的工人,讓他們知道數字表示另一班工人,他們前一日工作期間的業績。卡內基通過這種方式誘發早班與夜班工人的競爭心,於是他們都為了打敗對方努力工作,甚至縮減吃飯、休息的時間,進而提升公司的整體績效。

可以說,這就是內卷化的起源,老闆們總想著「如何在給員工同樣工資的情況下,把員工的生產力最大化?」。

到底什麼是「內卷化」?
「內卷化」(Involution)原本是個哲學概念,用來和「演化」(Evolution)對比。演化指的是某個物種或個體不斷成長,逐漸趨於自我完善。而內卷化指的是物種或個體的成長,因為內在因素的複雜化、糾纏和自我消耗,無法進入更趨近完美的下一階段。

當內卷化概念進入大眾視野,在人們的日常用語中,逐漸成為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理解。內卷化通常用來譬喻生活中,包括求學、工作、養育子女等競爭環境越來越惡劣,使得身在其中的人,不得不在這個惡劣環境中壓榨自己,奮力求生且無可奈何的困境。

因此內卷化往往同時發生兩種情況:
一少。可獲得的機會越來越少、資源越來越少、報酬越來越少、按照個人意願做選擇的空間越來越少。

一多。競爭者變得比過去更多、需要投注的精力與時間越來越多、焦慮在內的各種負面情緒被誘發的越來越多。

吊詭的是,這種對身心都極度不健康的環境,來自許多上班族吹捧的成功學。這也不令人意外,畢竟不少老闆都崇拜卡內基之類的成功學大師,他們看重公司的績效,勝過員工的人性。所謂人性尊嚴,那也不過是用來驅動員工加班的工具。

面對內卷化,你選擇戰鬥或逃跑?
內卷化的害處,在於引起許多人的焦慮。我們都可能是別人焦慮的原因,內卷化的焦慮因此在人際之間傳遞。

人是動物,因此人類天生在面對壓力時,大腦前額葉就會釋放激素,讓人產生戰鬥或逃跑的防禦機制。也是通過這個機制,人類種族才得以延續。但人類和其他動物又不一樣,因為人類面對壓力,發展出許多應對壓力的方法和工具。比如:補課的學生,通過校外的學習,提前學習學校老師還沒教的知識。或是把老師沒講清楚的課程內容,通過校外的學習搞懂。如此一來,就能更好的應付考試。

但內卷化在於壓力也會升級,當校外補課的學生越來越多,校內老師發現考題越來越難鑒別出學生的程度 ,老師們就把考題難度增加。這麼做,又有些學生搞不懂,成績上不去,又得花更多時間去補課。

工作也是如此,儘管受到高等教育的國民比率比過去高得多,但相應的各種工作難度也上升了,而工作強度、薪資待遇、勞動缺口、社會的通貨膨脹等等,卻又和教育的發展掛勾。這也產生了學歷貶值的問題,以前大學畢業容易找到好工作,現在卻似乎越來越難。某些人他們更傾向要努力,相信艱苦工作環境是一種考驗,自己只要撐過去,就能通過考驗,甩開那些無法通過的人,使自己得到更好的報償。

過去,某些專案經理會通過激勵的方式淘汰員工。比如原本一週可以完成的案子,提出激勵獎金,要員工五天做完。當員工五天做完後,將「五天完工」視為常態,於是五天做不完的員工就被淘汰。接下來又對三天做完提出激勵,直到測試出在固定薪酬下,績效最大化的方式。這意味著員工受到更多的壓榨,卻無法得到更多的回報,拼命工作的結果,反而在壓榨自己。於是,開始有員工怠工,或選擇離職,這時公司又得重新招聘、培訓員工,長期來說對公司發展並無幫助。這就是內卷化的結果。

也有些人選擇不參加這種競爭,他們選擇相對薪資待遇比較低的工作,也不去為結婚、生子、買房這些事情操勞。但相對的,有些人內心真的能接受這種環境,但有些人只是消極逃避,他其實並不滿意自己的生活,只是他更加不願意承受工作不合理的壓力。說到底,努力不是應對內卷化的辦法。因為面對一個合理的環境,努力能有一個明確的報償。在一個不合理的環境,努力可能並不能獲得報償,並且在努力期間喪失的生活品質可能更多。

整合的路:陰性力量與陽性力量的協調
心理學家榮格認為每個人的人格都有陰性力量(Anima)和陽性力量(Animus),就像女性並非完全陰柔的,男性也並非完全陽剛。

如果一位男性只相信男人不能哭泣,男人就是要堅強的像鋼鐵一樣,那麼他就很難發展出健全的人格,他可能會因此顯得暴力、無法忍受失敗,導致性格扭曲。同樣地,如果一位女性認為自己不可能有自己的成就,只能依附於有力量的物件,她就無法完整的發展自身,也會導致精神的不健康。

內卷化使我們看見許多人都在這種失衡的處境之中,有些人只看見自己「必須奮鬥」,有些人看見自己「什麼都不行」。面對內卷化,個人和群體需要的既不是一味努力,也不是一味逃避,而是陰陽力量的調和。就像東京大學教育系佐藤學教授提出的「學習共同體」,讓學生組成自主的學習團體,讓每一科表現占優的學生去教導落後的學生一起學習。或是像喬伊(Lois Joy) 等學者的研究,按董事會成員的女性數量多寡為財富500強排名,前四分之一的公司,它們的銷售回報率比其餘公司高出42%,股本回報率高出53%。也就是說,面對內卷化的壓力。

就個人而言,看見自己有努力的空間,也有尋求説明的需要,不需要事事苛求完美;就團體而言,讓特質互補的成員「合作」,共用決策權和報償,是應對內卷化最好的策略,光想著努力或逃避,都是極端的選擇,也容易把自己推向極端。

內卷化的壓力容易讓人盲目,因為在壓力下,個體的焦點都在自己身上,很難顧及他人。除了鴨子划水,活得要死不活,否則就是當個廢材。

這背後是我們成長階段,欠缺和他人合作、共同應對壓力的教育,工作中也缺乏合作思維所導致的結果。如果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孤獨的,只能依靠自己,那麼很多事情確實就顯得異常困難。而這些事情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困難的,於是有的人把自己當兩個人用,有的只好放棄。這就會陷入內卷化。

但當我們意識到,有些事情既然對每個人都很難,可是只要大家共同分擔,就能降低困難,那麼內卷化的狀態也就打破了。這個道理用在尋找伴侶、找工作、專案上同樣適用,比起找一個讓我們澈底依靠的物件,更重要的是找一個能跟我們互補合作的夥伴和環境。

掌握高效率 超好用的專案工具

網路上琳瑯滿目的個人工具比比皆是,每個人都可以洋洋灑灑地推薦他認為好用的,但是,要找到一個適合組織不同類型專案、不同成員使用,並且能...
掌握高效率 超好用的專案工具
高浩容
台北市立大學教育學博士班、輔仁大學哲學博士班。兩岸《優家畫報》、《壹心理》、《現代家庭》、《MyPlus加分志》‧‧‧‧‧‧等媒體顧問,執筆專欄。2011年,被《南投縣文學發展史‧下冊》列入「南投縣新生代小說家」之林。著有《孤獨白》、《心靈馴獸師》、《煩惱心理學》......等書。現居上海,專職諮詢與寫作。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