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時事
我們與AI市場的距離
2020/2/1 作家:蕭瑟寡人
2176
作者/蕭瑟寡人

近年來,AI成了世界各地矚目的焦點,台灣科技新創和各類公司更是竭盡所能想參與這個快速成長的產業。當然,最後問題一定會回歸:AI是否會在台灣發揚光大?要回答這個問題,最後我們必須從商業的基本面去探討是否台灣有足夠的產經條件去支撐AI的發展。

AI的單點與系統化應用
就如同大部分的產業,AI也有分為單元和系統的經濟效益。就好像採購電腦一樣,有個人採購的考量,還有整個IT部門採購電腦的考量;前者只擔心的是電腦本身的單元效益,但是後者卻必須去研究採購的電腦在整個企業的內部系統及營運制度下是否合乎整體的效益。AI亦同,許多人在討論AI的時候,尤其是在台灣,都是以視覺辨識、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辨識等單元性的解決方案為主。

事實上,以企業和工業需求而言,大部分的採購需求都是以整體系統的自動化為主,而這些系統性的整合和自動化方案有時甚至以規則式系統即可達成,根本無須動用現在幾乎跟AI畫上等號的深度學習、機器學習和統計學習。而以個人需求而言,需求又多又雜,消費額又少,對於AI而言的單元經濟是非常差。說穿了,AI單元性的基礎技術固然重要,但是真正能夠撐起AI產業的經濟產值,都是在於整體企業和工業營運流程的自動化,因此最重要的基本功仍然在於企業的整體管理方法與營運效率。

AI產業的顯學
現在以世界整體的產經環境而言,AI產業已成顯學的有兩大流派:第一是以美國為首的企業與工業投資主導的AI產業;第二種就是以中國為首的政府與公部門投資主導的AI產業。

目前第一類的AI產業,依然是以中大型歐美國家為主,原因不外乎這些國家擁有成熟的資本市場、開放的產業環境、完善的企業管理制度以及先進的基礎建設。而這第二類的AI產業,通常都是在民間企業效率不佳、過度依賴勞力密集產業,而且政府公權力壓制民間力量的市場。這二類的AI產業發展主要的目的還是在於公部門的需求,如:公共安全、國防開發、邊境控制……等相關技術。

雖然兩類AI產業的採購項目有大量重複,但是第一類產業的研發主力在民間,而政府公部門以向民間採購為主;第二類產業則是由公部門、公營事業或是政府控制的官股事業去進行研發,而真正的民間企業的產業研發力是相當不足的。

目前世界多數國家多以一類AI產業為目標,但是實際擁有能力促成並維持這類AI產業發展的國家兩隻手數得出來。

以台灣而言,我們就是一目前尚未有能力去促成或維持一類AI產業發展的國家。台灣雖然有先進基礎建設,但是由於過度依賴勞力密集產業,台灣的企業管理方式相當簡陋且不成熟,絕大多數企業都沒有能力去建立和管理高效率的研發與營運團隊。這些因素再加上台灣資本市場雖然大量游資,但是投資風氣非常保守、而且對於新興科技的市場研究能力不足,更很難有效驅動AI產業成長。

台灣如何有效發展AI產業的生態系
最近兩三年來台灣有許多公司開始積極研發機器學習產生的解決方案,但是說穿了,這些在幾年內就可以研發完成的自然語言、視覺辨識、語音辨識、Edge AI技術的技術門檻都太低了。而且不瞞著說,這些技術原本就是出自國外,台灣現在進入開發這些單元性的解決方案,其實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在用低價、廉價人力去追人家的車尾燈。

台灣最終仍然是缺少了對於企業和工業採購需求的理解,這原因很簡單:因為台灣大多數企業都是家族企業,講求的是課本制度,沒有效率可言。這種文化弊病連台灣科技新創都深陷泥沼。台灣要能夠開發AI產業的有效市場,首要之務是要跟成熟的企業市場接軌,並且積極引進制度。以亞太地區為主,企業和工業管理方法最成熟的,應該要屬澳大利亞、新加坡與香港。

生產線和供應鏈管理沒有成熟制度和系統的產業環境,最後還是不免得用人力和溝通成本去連結各個節點,AI的應用自然大幅降低。我們要能夠將我們思考AI的層級從單一的解決方案,升級到整個生產鏈、整個供應鏈的系統性方案,才能夠真正發揮AI的效用。

掌握企業經營秘訣 從活用專案管理開始

在這幾年,許多大大小小的企業公司開始導入專案管理,而企業真的能夠永續經營,從專案的開始到結束,「專案管理」一定是當中的大功臣。與其說...
掌握企業經營秘訣 從活用專案管理開始
蕭瑟寡人
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