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職場必修
從100到001:和年輕人一起工作的工作哲學
2022/2/1 作家:高浩容
1334
近期社會新聞滿是戾氣,而且受害的都是基層打工人。超商店員因為勸導顧客帶口罩,卻遭受殺身之禍。最後甚至有超商主動對加盟店發出通知,要店員以後不要勸導任何民衆戴口罩。

回顧一代代職場工作者的心路歷程,從70年代的發奮圖強,靠努力改變命運;到90年代的「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職場人願意為了理想辭職或換工作。

現在,有些職場人只想躺平,他們沒有理想,也不想去奮鬥。換工作也不是他們的選項,在現有的崗位安逸過日子才是首選。這也反映在公職考試的考生數量和應屆畢業生比,以及從事實業者的人數下降。

世代之間造成的矛盾,便成為職場中屢屢發生矛盾的世代差異。這個差異就像大學裡某些老師說的,「學生一代不如一代。」他們經常懷念以前學生的勤奮,藉此感(抱)嘆(怨)現在學生的懈怠。正如某些老闆懷念以前員工的勤奮,要他們加班,他們就乖乖加班,現在的年輕人實在太難「管」了。

過去,上一代的年輕人會和這些老教授槓起來,但走入低慾望社會的這一輩,他們似乎連回應都懶得回應。但如果情況那麼糟,社會發展應該退步,可實際情況是社會發展持續進步。故過去文章大多針對職場新人,今天我們就說說,作為職場老鳥該怎麼看待職場工作現場的轉變,才能保持客觀,以及健康的心理狀態。和現在,乃至未來的後起之秀共同協作。

重新認識「影響力」:從權力到個性化
談到管理,很多人會想到卡內基。卡內基有個著名的故事,他去管理一間造船廠,發現早晚班的工人效率不高。卡內基想了一個方法,他在早班工人上班前,把晚班工人的績效稍微加油添醋,寫在他們看得到的地方,讓早班工人以為晚班工人在跟他們較量。於是早班工人這天特別賣力,然後把領先的數字寫在同個位置,等晚班工人見了,也激起他們一番競爭心,經過早晚班工人幾週互相競爭,整體績效上升了,早晚班工人的精神面貌也為之一振。

這個故事反映上世紀的管理哲學,卡內基之類的管理者相信成功學,而成功學基本強調的是結果,下屬是達成績效的工具。

這個觀點放在過去可以,過去那個年代,家長把孩子送到學校,跟老師說:「麻煩老師了,您該打就打。」家長不懂教育,盲從權威,當時的工作環境,上下屬就是這種權力結構的縮影。

所以過去職場的影響力是「權力」,以結果為導向。

但現在的職場反映時代的變化,人們對於個人權力有更深的理解,也避免將自己給物化,避免被他人當成實現目標的工具。

這時,傳統的主管得重新檢視自己的影響力,因為過去發揮影響力的權力關係已經不適用了。現代的影響力核心要素是「個性化」,以認同感為導向。90後的孩子基本是在富有個性化的教育環境中長大的,家長有一定的教育水準,高學歷家庭和經濟富裕幫助孩子通過學習才藝、旅行……等方式自我探索,並且也讓他們擁有更多能彰顯自己個性的東西,同時伴隨網路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孩子對於資訊的敏感度和吸收力。這致使他們變得更有自己的想法,同時也更叛逆;使他們富有創造力,卻同時變得更有懷疑的精神;使他們更懂得捍衛自己的權力,卻同時與他人的人際界限顯得棱角分明。

他們比老一輩更富有個性,也更具有自我認同感。如哥倫比亞大學James Marcia教授所言,個性化與自我認同感會共同發展。所以這是發展的過程,也是我們要意識到的。如果我們要跟新時代的人一起工作,我們得把個性化放在權力之前。換言之,年輕人更會因為你展現出足夠的能力而追隨你,而不是因為你的頭銜。

當你對自己的權力沒有得到尊重而感到不滿,不妨換個角度,這意味着年輕人更會尊重你這個人,而不是你的頭銜。你不需要用過去能帶給你安全感的社會標籤,放在這些年輕人面前,你只需要做好你的工作,尤其是你擅長的部分,那麼年輕人更願意跟「你這個人」學習,而不是因為「你是主管」。

換言之,你更能做你自己,讓真正的你被看見。如果這讓你不安,可能只是你不習慣。可這就是新世代的語言,他們喜歡的歌手也許沒有名氣,但他們能夠相信自己的感受,看見屬於特殊的亮點。

起點不怕高或低,怕得是不正確
回想過去的人生規劃,我們好像在做一個圓餅圖,這個圖把人生分成「百分之百」,然後我們要把這裡面的每個區塊都填滿,人生才算成功。這個規劃乍看很完美,實際上卻給我們陷入了一個莫大的壓力之中。因為填空的感受永遠是填上不足之處,帶來的是「完成一個任務,還有下個任務」的壓力。面對新時代,可能是時候調整我們100的人生觀,轉變成001的人生觀。

「001」有幾個象徵:
首先、象徵我們的思維從減法變成加法,我們的人生不是在表訂清單上打勾,而是每每增加新的內容,達成新的成就,這會讓我們更能感受到自己的成長。

其次、提醒自己每天或每個階段都是新的開始。忙了一天,也許事情有些辦得不盡人意,但我們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好迎接新的一天。休息過後,新的一天又將從「1」開始。

最後、個性化不是管理的敵人,「不受教」的年輕人也不是我們的負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也有自己的自我認同。有時別人不認同我們,不表示我們錯了,也不表示他對了。或許我們需要的是坦誠自我的對話,而不是提前讓權力不對等的對話環境,造成雙方處在一個彼此都無法成就自己的氛圍中。我們每個人都是「1」個獨立的個體,我們可以熱愛我們的工作,可以為工作沒日沒夜,但那不是因為我們在對老闆感恩戴德,因為老闆也只是一個個體,和我們一樣。

也許過去就是我們太吃這一套,我們才那麼辛苦,這是前人的觀念造成的,早在年輕人出生前就存在,故不是年輕人造成的。但那些前人的觀點,來自時代的侷限性。我們若能承認這一點,我們便能解放自己,更能和新世代的年輕人溝通與合作。

獎出2022專案新趨勢

本次雜誌以2021年度專案管理大獎實務文章為主軸,為讀者報導2021年最具代表性的得獎成果,除了彰顯與鼓勵得獎企業、專案經理和團隊成...
獎出2022專案新趨勢
高浩容
台北市立大學教育學博士班、輔仁大學哲學博士班。兩岸《優家畫報》、《壹心理》、《現代家庭》、《MyPlus加分志》‧‧‧‧‧‧等媒體顧問,執筆專欄。2011年,被《南投縣文學發展史‧下冊》列入「南投縣新生代小說家」之林。著有《孤獨白》、《心靈馴獸師》、《煩惱心理學》......等書。現居上海,專職諮詢與寫作。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