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敏捷
國際敏捷大師和Scrum發明人Dr. Jeff Sutherland
2017/5/26 作家:林偉弘
4030
文/林偉弘, PMP, PMI-ACP

面對變化萬千的市場,要在21世紀取得成功,不管是企業或個人,似乎都需要調整我們傳
統的思維模式,迎接新浪潮。

敏捷專案管理,從1990年代開始逐漸引起廣泛關注,是近來時常耳聞的一個名詞,順應這個時代而生,使用適合新興技術浪潮的新思考方式及技能,讓企業能夠因應各種不同的客戶需求,在短時間內,不斷調整方向,完成滿足利害關係人期望的產品。

敏捷包含許多不同體系,其中最廣為人知的Scrum運作體系,全世界使用者約占敏捷的半數以上。Jeff Sutherland是Scrum的發明人,很高興也很榮幸《專案經理》雜誌能夠有這個機會,訪問到這一位國際敏捷大師。

Andrew Lin:
Jeff,可以告訴我們關於Scrum Inc.這間公司嗎?

Jeff Sutherland:
我在2006年成立了Scrum Inc.,在此之前總共在11家公司負責軟體開發的工作。後來我跟一家創投公司合作,他們強烈地建議我成立自己的公司,在市場上大力宣揚Scrum。

Scrum從軟體開發開始,但其實所有地方都可以成功地運用Scrum。我合作的創投公司、成立的Scrum Inc.都在運用及執行Scrum,我們要Scrum整個公司(Scrum the whole organization)。

Andrew Lin:
所有人都可以來Scrum Inc.參加Scrum的教育訓練嗎?

Jeff Sutherland:
我們目前所在的辦公室就是上課的地方,一次可以訓練40~50個Scrum Master或者Product Owner。另外有一個訓練叫做大型Scrum(Scrum at Scale),訓練重點著重在如何於大公司內運行Scrum。

Andrew Lin:
您是Scrum的發明人,可以告訴大家什麼是Scrum嗎?

Jeff Sutherland:
Scrum是一種方法,讓你用一半的時間,做兩倍的事。我們如何做到呢?Scrum將要做的事情分成許多小的工作,將要做這些事的人分成小的團隊,然後在短時間內(Time Box)做這些工作。這就是Scrum的精髓。Scrum把一個很大的東西切割成許多小東西,將這個原則套用在要做的事情、時間以及團隊方面。

Andrew Lin:
那什麼是敏捷(Agile)呢?因為Scrum和敏捷(Agile)似乎有很大的關係。

Jeff Sutherland:
對,Scrum開始於1993年,在1995年的時候,我找了Ken Schwaber一起將Scrum推廣到全世界,所以我們兩個人是Scrum的共同創造者(Co-creator)。2001年,我們有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討論輕量型的流程(Lightweight proces),跟Kent Beck分享了我們在Scrum的研究,同時Kent Beck發明了極限程式設計(Extreme programming;XP),我們將程式設計的作法留在XP裡面,XP與Scrum的結合,運用起來非常契合。

Scrum、XP的發明人,還有另外一位在歐洲開發Dynamic Systems Development Method(DSDM)的人,再加上許多位顧問、作家(總共17人),在猶他州Snowbird這個地方聚會。第一天我們談論了我們在做的事情,還有我們到底要叫它什麼?最後大家同意把它叫做敏捷(Agile)。敏捷(Agile)這個字是根據《Agile Competitors and Virtual Organizations:Strategies for Enriching the Customer》這本書來的,描述一間敏捷的硬體工廠,首先運用精實產品開發(Lean),後來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加入了客戶,而變成了敏捷(Agile)。也就是說敏捷(Agile)一開始是精實產品開發(Lean),然後在產品開發的過程加入了客戶的參與。隔天,我們草創了現在大家所熟知的敏捷宣言(Agile Manifesto)4大價值。

傳統專案管理和軟體開發的方法,是在一開始就要訂出一個很大的計畫,並期待所有要做的事情都不會改變。然而事與願違,在一開始就定下來的需求計畫中,大約有65%在軟體開發的過程當中會改變(Jim Johnson, Standish Group, 2011),這個作法和流程,對於我們要做的事情是行不通的。

Andrew Lin:
Scrum Inc.有一個很特別的訓練課程,叫做:敏捷硬體開發(Agile Hardware Development),我從來沒看過其它Scrum訓練機構有提供這個課程,您可以稍微分享一下嗎?

Jeff Sutherland:
Joe Justice是我們首席顧問講師的其中一位,負責一個非營利機構:WIKISPEED。Joe Justice想要加入Scrum Inc.,所以我們雙方合作,他負責硬體的訓練。基本上,Scrum Inc.超過50%的客戶來自硬體公司,例如:Toyota和3M。我們從3M軟體部門開始幫忙,現在提供顧問服務給硬體部門。上個月我去德國拜訪BMW和Volkswagen,這些公司都想了解怎麼應付快速的硬體生產?他們都知道必須要敏捷,而我們有解決的方案,同時就我所知,Scrum Inc.是唯一一家有專注在硬體Scrum的公司。

Andrew Lin:
台灣的硬體製造非常有名,比如鴻海科技集團(蘋果的供應商),或者台積電(積體電路製造服務)。隨著美國白宮新的政權宣布要將更多的工作移回美國,對台灣的硬體製造業或供應商來說,除了將工廠設在美國本土,他們能夠在硬體製造上運用敏捷和執行Scrum嗎?

Jeff Sutherland:
Scrum當然可以運用在硬體製造上面。Scrum非常適合運用在軟體開發上面,而現在的硬體有很多的軟體內建在裡面,這些內建軟體工程師開發的速度遠遠超過硬體工程師,所以硬體工程師也要運用Scrum來開發硬體,Scrum讓硬體開發更加快速。就如同BMW和Volkswagen,因為Tesla,他們感受非常地急迫,必須要在幾年之內更加敏捷、快速,在更短的時間內快速的開發。我有幾輛Tesla,每個月會自動收到更新、每個月自動加上新的功能。BMW和Volkswagen無法跟它競爭,所以它們必須要改變做生意的方法。這個商業組織的敏捷,將會比硬體或者軟體的敏捷更加重要。

Andrew Lin:
您可以對於台灣的硬體公司提供任何的建議或者見解嗎?

Jeff Sutherland:
執行對的和正確的Scrum(Do Good Scrum)。Scrum Inc.觀察到,目前企業的領導階層,將產品的開發轉移到那些能夠用一半的時間,做兩倍事的Scrum團隊身上。許多在美國的團隊無法做到這一點,比如在矽谷,80%的Scrum團隊在短衝結束之前,無法開發出可用的軟體。Scrum團隊必須在每個短衝結束之前,開發出可以用的產品,這是Scrum指南的基本前提和精神所在,但卻有80%矽谷的Scrum團隊無法做到。

如果在台灣可以讓團隊執行非常好的Scrum,每一個星期或者兩個星期,可以持續開發出可用的產品,將會有非常高的競爭力。正如Foxconn想的那樣,如果必須在美國蓋工廠才能繼續代工,那就必須蓋工廠。然而,真正的重點還是在執行對的Scrum,才能夠快速地開發出很棒的產品。

Andrew Lin:
對,在美國蓋工廠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

Jeff Sutherland:
對,你還是必須要在美國執行對的和正確的Scrum(Do Good Scrum)。

Andrew Lin:不然你還是沒有比對手更優越。

Jeff Sutherland:對對對。

Andrew Lin:如果他們不改變呢?

Jeff Sutherland:
如果不改變,那他們的競爭對手會搶走他們的生意,非常簡單的道理。

Andrew Lin:
前面談了一些硬體開發和製造業,我們現在回來軟體開發和團隊。您覺得在台灣或者其他國家的Scrum團隊,比起美國來說,因為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語言、企業組織環境,是否會有很大的差別呢?您覺得在這些國家的Scrum Master和團隊有哪些應該要注意的事項? 或者需要調整Scrum的架構呢?

Jeff Sutherland:
調整Scrum的架構只會跑得更慢,真的不要這麼做。每個國家有自己不同的文化,有些文化特色會讓Scrum執行得更好,而有些文化特色會讓Scrum執行起來沒有那麼地理想。推廣Scrum常面對的挑戰在於有些企業組織比較階級分層,主管指揮下屬,這樣會讓Scrum跑得更慢。同時有些團隊對於一起協同工作,似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我的經驗發現有些軟體工程師想要做自己的事、成名,然後賺大錢。然而,Scrum是關於團隊,大家一起工作,才能成為更棒的團隊。

Andrew Lin:
您的新書《Scrum:用一半的時間,做兩倍的事》,您希望台灣的讀者能夠從中學到或者了解到什麼呢?

Jeff Sutherland:
這本書開始的第一章討論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一個大型的專案,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有上百個人參與、花了4億美金,結果卻不成功,專案取消失敗。但因為FBI一定要完成這個專案,才能蒐集追蹤對象的情資,所以FBI找了一位敏捷的CIO(資訊長)和一位敏捷的CTO(科技長),將團隊縮小到30人左右,集中在FBI大樓的地下室,開始執行Scrum。經過一年多一點的時間,他們成功完成了那個專案,並剩下了5千萬美金的預算,花費的比預估的更少,現在FBI所使用的全部系統都是這個專案的結果。

這顯示了如果您有一個很大的難題,或者所有事情進行得很慢,可以用Scrum很快速地解決這些困難。另一個使用Scrum的優點是,如果Scrum執行的對,會讓開發人員的生活更好、在工作中更快樂、工作時間正常,而且可以保持持續不斷的節奏。Scrum Inc.研究發現超時其實會讓你的團隊效能變慢,在傳統的瀑布式開發管理,不會測量超時所造成的效能降低,瀑布式開發管理沒辨法測量任何產能,除非到專案最後,大家才發現這個根本做不出來、行不通。在整個瀑布式的專案,你是閉著眼睛在開飛機,就像FBI閉著眼睛4年,花了4億美金,整個專案失敗必須取消,後來經由Scrum的導入,拯救了整個專案。如果做的好,Scrum可以讓事情進行得非常快速、開發人員在工作上有更多樂趣、所推出的產品有更高的品質。敏捷是基於精實(Lean),加上客戶參與產品開發的過程,這就是Scrum裡面產品負責人(Product Owner)的角色。結果就是客戶收到更好的產品,而且更快收到,同時所有一起工作的人員都有更多樂趣。

Andrew Lin:
如果我是台灣公司的主管、醫院負責人、學校的校長,或者餐廳的老闆,也可以執行Scrum嗎?

Jeff Sutherland:
當然可以,我們之前提到的創投公司,整個公司都在執行Scrum。你必須先清楚知道要從哪個地方開始,哪裡是有機會的目標?在某些公司組織,如何能讓員工協同合作,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事。要讓員工改變,做正確的事,有時候是很困難的,除非他們接受很好的訓練並且非常專注,同時有非常好的領導來促進與幫忙。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團隊運行方式就跟執行正確的Scrum團隊一樣。

Andrew Lin:
您現在對於哪些主題比較有興趣?領導能力(Leadership)?創新(Innovation)?改變管理(Change Management)?精實(Lean)?

Jeff Sutherland:
你提到的全部都有。Scrum Inc. 2016年初在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發表了一篇文章
《Embracing Agile》,主要在描述敏捷就是關於創新,內容提到了很多關於敏捷和創新的東西。Scrum一年接著一年變得更大,同時面對的挑戰也越來越大。

Andrew Lin:
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大?

Jeff Sutherland:
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外面有太多執行錯誤的Scrum (Bad Scrum),沒有辦法在短衝結束的時候,做出可以用的產品,執行速度太慢、產品不好,導致Scrum在外面的名聲不好。我自己的一個主要目標便是專注在提高全球各地Scrum的執行成效。Scrum Inc.的Scrum訓練是根據什麼是真正可行與成功的Scrum模式?依照數據來研究設計的,讓你一開始就學會正確的Scrum模式,來執行Scrum。當可以正確的執行Scrum之後,接下來就可以逐步改善。外面有太多執行錯誤的Scrum,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很多人一開始就選擇性的只執行Scrum的某一個部分。

常聽到的比如:我們沒有產品負責人Product Owner,我們的每天站立會議 Daily Scrum並沒有講那三件事,我們沒有開短衝回顧檢討會議Retrospective,因為我們太忙了……等等

Andrew Lin:
這就像是我們常說的守破離(Shu Ha Ri)3個不同階段,是嗎?

Jeff Sutherland:
對,必須要把守(Shu)的階段做得非常好,接下來才可以改善它,進入破(Ha)的階段。

Andrew Lin:
在敏捷裡面我們也提到所謂的可持續不斷的節奏(Sustainable pace),我們的團隊要能夠維持一個可以持續永久工作的節奏,對吧?

Jeff Sutherland:
對,我們必須要找出團隊可持續一個短衝接著一個短衝的節奏,團隊裡面的每個人都不應該感受到過度的壓力。就好像運動一樣,整個團隊必須要保持健康,並且每天訓練才能打完整個球季。

Andrew Lin:
目前有任何政府機構執行敏捷或者Scrum的案例嗎?

Jeff Sutherland:
目前這樣的案例在全球各地並不多。美國的國防部有立法規定,所有的軟體開發專案都必須要用敏捷,通常指的就是使用Scrum。目前所有美國政府機構當中開發效率最高的,應該就是美國移民局(USCIS),他們僱用了一位從矽谷過去的資訊長,所以每天部署交付可以運行的程式碼,也就是說移民局的軟體每天可以更新。一個政府機構可以做到這樣很驚人!我們也要讓其他的政府機構可以做到這樣,能夠執行正確的Scrum。另外美國郵政局(US Post Office)也在執行Scrum。

成功的關鍵在於台灣政府機構的領導,必須能夠了解什麼是敏捷(Agility)?怎麼來執行敏捷?政府機構必須要推動和鼓勵敏捷的執行。

Andrew Lin:
如果政府機構也執行敏捷或者Scrum,我相信納稅人可以省下很多的錢。

Jeff Sutherland:
對,完全沒錯。台灣開發了很多很好的產品,如果執行Scrum,可以用一半的時間做出更多更好的產品,根本沒有人可以跟你競爭。如果你們可以執行正確的Scrum,遊戲結束(Game Over),其他人沒辦法跟你們競爭,沒有道理你們做不到,但是正確的Scrum的確需要改變你們做事的方法和文化,這是具有挑戰性的。

Andrew Lin:
台灣需要更多的Scrum Master,我常常說如果要學Scrum的話,應該要跟著大師的腳步,您什麼時候可以來台灣?演講或者是開Scrum Master還有Product Owner的課程?

Jeff Sutherland:
演講的話,時間太短,通常效果不會很好,至於訓練課程,如果可以把細節準備好,當然可以。

Andrew Lin:最後Jeff,您有什麼想要知道的問題嗎?

Jeff Sutherland:台灣目前有多少訓練過的Scrum Master?

Andrew Lin:大概100~200人吧(截至目前2017年3月,大約有200人左右)。

Jeff Sutherland:你需要好幾千位的Scrum Master。

Andrew Lin:對,沒錯。

Jeff Sutherland:
你前面有提到Scrum指南,如果想要你的Scrum執行得更好,必須要照著Scrum指南上面的去做,如果選擇性地去做,Scrum執行效果會大打折扣。Scrum指南上面所提到的每件事情,都是用來創造高效能的團隊。Scrum指南是Ken和我超過20年以上的經驗,訓練了上千個團隊和上千個公司濃縮而成的結果。最後,我覺得台灣有很大的機會執行Scrum。

Andrew Lin:
謝謝Jeff,非常感謝您的時間和我們分享這麼多您的經驗,最重要的是希望這篇專訪文章能夠讓更多人了解敏捷和Scrum。

後記,筆者從2003年被瀑布式專案咬了一口之後,便一直在思考搜索一套更理想、更適合運用在處理變動的專案,或者產品開發的方法或架構,怎麼讓大家樂在工作,同時更快速來開發產品或專案,甚至一套正確做事的方法。終於在2007年進入Scrum敏捷的世界,從此不再回頭。

這次跟大師的訪談,印證了一些筆者的實務經驗、敏捷顧問訓練和看法。同時也希望經由與大師的對話,讓台灣的軟體產業,或是其它像硬體代工、製造業、汽車業,甚至服務業、學校、醫院、出版業、非營利或者政府機構,都能夠得到最新、最正確的做事方法。從執行正確的Scrum當中領導出更好的團隊、部門,乃至於整個公司組織。

其實Scrum不難懂,但要做的好非常不簡單,很像下棋,規則很簡單,但其中的千變萬化和挑戰非常刺激。就像筆者常說的,There is only one way to find out,做了就知道了。也許下次我和Jeff跟大家在台灣見面也說不定。It's going to be great。

邀請敏捷大師來台親自訓練與示範
若想要用一半的時間做兩倍的事、創造高效能的團隊、顛覆和突破現有的市場、想知道如何創新,無論是個人、公司企業、組織機構,或者政府單位……等,歡迎與作家或《專案經理》雜誌聯絡。

老東西新生命

【精彩內容介紹】

《老東西 新生命》
不知從何時開始,世界各地都吹起一股懷舊風,「老東西」有其獨特魅力,...
老東西新生命
林偉弘
Andrew Lin 林偉弘,國際專案管理師(PMP), 敏捷專案管理師(PMI - ACP),ScrumMaster認證(CSM), Scrum Product Owner認證(CSPO), 以及Scrum專家認證(CSP)。


學歷: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碩士。


經歷: 曾在美國上市公司,中小企業,與非營利性組織,擔任科技專案經理,軟體開發部門經理,產品經理,Scrum Master,與敏捷教練。其中包含I.T.基礎設施,敏捷軟體開發,技術支援和科技營運, DevOps,敏捷產品開發,與資訊管理。


領導各種不同類型的科技專案長達十年以上經驗,對於專案管理與團隊經營有深刻研究了解與實務經驗,近年來專注於敏捷與Scrum的專案領導,軟體開發團隊的經營,大規模敏捷架構與企業敏捷領導管理方式。
擅長幫助軟體開發團隊從完全沒有任何專案架構或者使用瀑布式專案流程,成功轉換到執行敏捷/Scrum的團隊,專案諮詢與運作,以及Scrum和敏捷的教育訓練。


01uni.com管理人。


是一位具有高度自我激勵,擁抱改變與挑戰,正面態度與敏捷思考的專業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