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生活時事
有洋蔥的17歲女團故事 景女拔河隊用厚繭換世界金牌
2016/12/1 作家:專案經理雜誌
1767
「沉,ㄟ歐,ㄟ歐」。星期五,襖熱的午後四點,還下著大雨,踩著雨水小跑步進景美女中,這時候正好是學校社團時間,一路穿過正在穿堂熱歌勁舞的熱舞社團、優雅吹奏樂器的管樂社,直到走到校園盡頭處最遠處的體育館,聽到一聲聲渾厚的吆喝聲傳出。

文/鄭郁蓁

和意志力拔河
每個專案團隊都有一共同目標,團隊成員們各司其職,朝著達成目標而努力。而景女拔河隊的團隊共同目標,就是贏得勝利。透過毅力,她們確實做到了。

今年九月,台師大、景美女中學生聯合組成的台灣女子拔河代表隊,參加在瑞典舉辦的2016世界盃室外拔河錦標賽,一舉包辦女子500公斤、女子540公斤……等6面金牌,刷新隊史最佳獎牌紀錄,更創下「完勝奪金」記錄。世界第一的景美女中拔河隊,不但和世界強敵拔河,也和意志力拔河。

每天下午4時放學後直到晚上9時,是這群力拔山河的黃衫女孩們練習的時間,她們和羽球校隊在體育館三樓各據一方練習。當拔河隊還在暖身時,羽球隊的學生已經三三兩兩散場。可以容納2000多人的體育館,頓時只剩下十多名女孩,穿著厚實的拔河衣,依舊整齊貫一地發出吆喝聲,步伐一致的向後退,將眼前570公斤重的鐵塊高高拉起。

1994年成軍至今,景美女中拔河隊,已經橫掃世界各國,奪下14座冠軍,制霸全世界。她們今年才16、17歲,青春正盛,在花樣年華的日子裡,面對的卻是日復一日沒有聲音的「拔河機」。

總重量540公斤的鐵塊,要從地平面拉到天花板,每次每人至少分擔70到90公斤的重量,一拉就要撐住10分鐘。安靜又漫長的10分鐘,斗大的汗水從臉龐滑落也不鬆手。

有別於在電視、電影上看到這群女孩拔河時的英姿,以及短短數分鐘,看似輕鬆就完勝國際對手;實際到景女體育館,只要看過一次她們練習,很難不被她們震耳的吆喝以及堅定的步伐感到震撼;只要親手摸摸她們手上的厚繭,很難不留下疼惜的淚水。

厚繭、傷痕 換來世界金牌
專案管理講求逐步完善,正如運動團隊在不斷地練習、不斷遭遇挫折中,一步步邁向頂尖。《專案經理》雜誌團隊採訪這天,面容清秀,擔任景女拔河隊隊長的高三生田嘉欣,向記者秀出她長滿硬硬厚繭的手心,手腕上也都是握緊繩子勒出來的一條條血紅色深痕,令人看了都心疼。但她不以為意地笑說:「剛練的時候,一拉起繩子就破皮流血,只能包紮好,再繼續拔,只要繭越來越厚,就沒那麼痛了。」

隊員們身體的印記,就連腳上也有。脫下鞋子,女孩們雙腳腳趾頭上,也都佈滿厚繭,擔任後衛在繩子最末控制的選手,腰部都是一整圈的暗沉粗皮。

田嘉欣卻很釋懷地說,就像其他運動也都有其運動傷害一樣,想要獲得成功,一定要有所付出,「只不過我回家一定穿長袖,怕媽媽、阿嬤看到會難過。」田嘉欣甜笑著說,青春稚嫩的臉龐已經有著成熟的體貼。

鎖定目標 努力不懈
高三的田嘉欣,小學五年級因為姊姊的關係,開始參加學校拔河隊,一路到了高中。這次以高三的年紀,就獲選和台灣師範大學的學姊們一起代表台灣出賽,田嘉欣說,在瑞典看到僑胞特地來為她們加油,「我覺得好驕傲,好值得!」

她說,會這麼喜歡拔河隊,是因為「喜歡團隊生活」,大家為了一個目標努力,再苦也互相打氣。雖然常因沒帶領好團隊而失去自信,但媽媽和阿嬤都告訴她,「是自己選擇的路,如果選定了,就要一直走下去。」才讓她不放棄至今。
另一名高三生李庭瑄則不諱言,會參加拔河隊是因為「可以唸公立學校」。八德國中畢業時已經是學校代表隊,李庭瑄說,不希望自己求學給家裡帶來經濟負擔,因她光靠考試可能只能進私立中學,但家裡負擔不起,若加入拔河隊,不僅能進景女,還能一路直升和景女合作的台灣師範大學。

「在拔河隊很辛苦,也很想算了,但是與其一直唸書,不知道未來在哪兒,在這裡卻很有目標,每天有重心,和其他以前國中同學比起來,生活不會漫無目的。」李庭瑄說。

景女拔河隊的隊員分別來自不同的家庭,15歲就離開家鄉,開始在景美女中過著集體住宿訓練的生活,除了上課外,每天練習至少5、6個小時綁在一起,深夜,回到宿舍一起生活;上了場,握住一條繩子8人就是一顆心,只要有人稍微放鬆,其餘隊員手上的繩子就多緊一分。景女拔河隊就像是她們第二個家。

「拔河很奇妙,有時候團隊士氣來了,8個人,每人105公斤的重量也拉得起來;如果有人情緒低落,就算只有90公斤,卻怎麼也拉不動。」田嘉欣說。

也因此,鐵的紀律成了這個世界第一的隊伍最重要的精神。練習前,每個人都須秤體重、叮嚀飲食、不准談戀愛,甚至「不准在拔河場上掉眼淚」,要哭只能回家哭。

「因為一掉眼淚,情緒就會影響別人,只好回到宿舍再大聲哭出來。」田嘉欣說,不只是她,每個隊員在高一時就要離開家裡,加上強度突然比國中大幅提升,「幾乎每個晚上都抱在一起哭。」

為了比賽 養胖自己
平均身高只有160公分的景女拔河隊,為了在戰場上力克高她們一顆頭以上的歐美選手,訓練過程中,只能拚命吃來增加重量。不同校內其他同學,選擇更時尚、更美麗的儀隊,或是更容易出風頭的籃球、排球隊,當同齡的女孩花時間在減肥,這群女孩卻選擇了將自己吃胖、練壯。

田嘉欣的姐姐、現在也是台師大拔河隊選手之一的田嘉蓉,和妹妹一樣有著一張清秀甜美的臉龐,只不過和一般大學女生不同的是,當同學們一個比一個瘦,為了比賽她努力將自己養胖到70公斤。

「曾經不敢穿短裙、短褲,因為常被笑,你怎麼腿那麼粗,阿嬤也一直唸,怎麼都不像個女生。」田嘉蓉坦言,高一時60公斤不到,現在已經增加到70公斤,一開始常被他人嘲笑的言語刺痛,但她只能轉念一想,如果不增重,要怎麼在國際賽上克服身材劣勢?

上了大學,初嚐愛情滋味,田嘉蓉卻因為要練習常常和男朋友吵架,她說,當時情緒很容易受到影響而分心,而拔河,一旦分心會影響表現。

體認到自己是現役選手,田嘉蓉提了分手,專心致力於眼前的繩子;對於體重,她認為,「這些要求都是責任」,既然代表國家,就要保持最好的狀態。

「柔弱」不再是女孩代名詞
在景女擔任助教的李洳君,也是畢業於景美女中拔河隊的校友,去年於台師大畢業後,離開了熟悉的拔河圈,投入上班族生活,心中卻難以忘懷拔河帶給她的快樂,下班後,特地回到學校跟著學妹們一起練習,享受當選手的樂趣。後來索性辭職回校擔任助教,不同於選手只要專注於場上,現在多了一份責任感。

李洳君說,國小時就參加拔河隊一路就進了景女,她坦言,練拔河一開始是覺得好玩,後來因為「可上公立學校」,沒想到進了景女拔河隊,她以隊上體重最輕的身型,獲選為國出征,站上國際舞台,讓她獲得了無比的成就感,「這是從來沒有想過的」。直到現在,每天早餐前都先來一頓蛙跳、伏地挺身、仰臥起坐、深蹲的循環訓練,李洳君笑著說,拔河已經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以高中女生來看她們,會覺得很辛苦,但如果都把她們當成未來國家隊的選手,那就是必然的。」拔河隊教練郭昇說,他從來不會特別以女生的角度來看待景女拔河隊,況且女生也不一定要表現很柔弱才叫女生。

郭昇說,「願意留下來拔河的學生,都有超人般的熱情。」再多的辛苦都只是過程,很多運動項目都要歷經付出,才能發揮最好的成果,就像景女拔河隊隊服上寫的:「沒有痛苦挖空心靈,何來快樂填滿心中。」

SHERO時代來臨—女力崛起

本期封面故事「SHERO時代來臨 女力崛起」,帶讀者看見職場新女力,一窺女力崛起的新時代。

在台灣專案管理界中...
SHERO時代來臨—女力崛起
專案經理雜誌
《專案經理》雜誌是華人最有影響力專案管理雜誌,宗旨為擴大專案管理應用傳播。
邀您一同為深耕專案管理努力,您的參與,相信能為您的產品/服務,擴展商機, 無形中,也為專案經理雜誌的永續經營注入契機。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